發表時間


《禪宗無門關》(宋 宗紹 編)

趙州和尚因僧問。狗子還有佛性。也無。州云無。

【無門曰】
參禪須透祖師關。妙悟要窮心路絕。祖關不透。心路不絕。盡是依草附木精靈。且道。如何是祖師關。只者一箇無字。乃宗門一關也。遂目之曰禪宗無門關。透得過者。非但親見趙州。便可與歷代祖師。把手共行。眉毛廝結。同一眼見。同一耳聞。豈不慶快。

莫有要透關底。麼將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毫竅。通身起箇疑團。參箇無字。晝夜提撕。莫作虛無會。莫作有無會。如吞了箇熱鐵丸。相似吐又吐不出。蕩盡從前惡知惡覺。久久純熟。自然內外打成。一片如啞子得夢。只許自知。驀然打發。驚天動地。如奪得關將軍大刀入手。逢佛殺佛。逢祖殺祖。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。向六道四生中。遊戲三昧。且作麼生提撕。盡平生氣力。舉箇無字。若不間斷好。似法燭一點便著。

【頌曰】
狗子佛性,全提正令,纔涉有無,喪身失命 。

作者

發表時間


雍正皇帝

清世宗愛新覺羅胤禎,清聖祖康熙帝之第四子,是清朝的一位非常有作為的皇帝,1723至1735年在位,年號為雍正,人稱雍正皇帝。雍正自幼博覽群書,尤好內典,對於有為佛事非常重視,曾有“十年興國,十年興教”之願。但是他開始的時候,多從知解的角度來解讀禪宗公案,因此對禪宗頗為輕視,認為“如來正教不應如是”。後因得到章嘉呼土克圖喇嘛的指點,才重視禪宗,並奮力參究,得透三關,終於契入宗門妙旨。

關於雍正皇帝的悟道因緣,《禦選語錄》卷十七有明確的記載

康熙五十一年壬辰(1712)正月,雍正邀請禪僧入宮參加禪七。在第三個禪七的最後兩天,雍正前來隨喜,同坐兩日。坐到第五支香的時,雍正忽然洞達本來,始信天地間惟此一真實之理。當時迦陵性音禪師亦在場,聽了雍正的匯報,踴躍讚歎,當即便印可雍正已徹元微。然而,雍正自知尚未達於究竟,於是叩問章嘉喇嘛。章嘉喇嘛開示道:“若王所見,如針破紙窗,從隙觀天,雖云見天,然天體廣大,針隙中之見,可謂遍見乎?佛法無邊,當勉進步。”

同年二月,雍正復召禪僧於集雲堂舉辦禪七。禪七期間,雍正猛力參究,曾無懈怠。至十四日晚間行香的時候,雍正忽覺桶底脫落,通身汗流,此時方信有重關之理。雍正於是又向章嘉喇嘛請教。喇嘛回答道:“王今見處,唯進一步,譬猶出在庭院中觀天矣。然天體無盡,究未悉見,法體無量,當更加勇猛精進。事後雍正把章嘉喇嘛的話轉述給性音禪師。性音禪師茫然不解其意,支吾道:“此不過喇嘛教回途功夫之論,更有何事?”然而,雍正卻更加相信章嘉喇嘛的開示,而對性音禪師的妄加印可頗不以為然。因此,他仍然繼續精勤參究,念念提撕。

至康熙五十二年癸巳(1713)正月二十一日,雍正復於集雲堂中靜坐,無意中踏破末後一關,終於通達“三身四智合一之理,物我一如本空之道”,一時身心慶快無比。於是他歡喜踴躍,前往章嘉喇嘛的住所,展禮致謝。

章嘉喇嘛望見雍正,遠遠地便賀喜道:“王得大自在矣!”

雍正進一步問:“更有事也無?”

章嘉喇嘛微笑著,伸出雙手,反問道:“更有何事耶?”然後又揮手雲:“不過尚有恁麼之理,然易事耳。”

雍正悟道之後,結合自己的修證體會,以禪宗三關之理,提出了自己的解釋。其說雖然未必為宗門的旨,但是可作為一家之言—-

初關 :“夫學人初登解脫之門,乍釋業系之苦,覺山河大地,十方虛空,並皆消殞,不為從上古錐舌頭之所瞞,識得現在七尺之軀,不過地水火風,自然徹底清淨,不掛一絲,是則名為初步破參。”

重關 :“山者山,河者河,大地者大地,十方虛空者十方虛空,地水火風者地水火風,乃至無明者無明,煩惱者煩惱,色香味觸法者色味觸法,盡是本分,皆是菩提,無一物非我身,無一物是我己,境智融通,色空無礙,獲大自在,常住不動,是則名為破重關。”

末後關 :“家舍即在途中,途中不離家舍,明頭也合,暗頭也合,寂即是照,照即是寂,行斯住斯,體斯用斯,空斯有斯,古斯今斯,無生故長生,無滅故不滅。如斯惺惺行履,無明執著 ,自然消落。”

雍正生前著有《禦選語錄》、《揀魔辨異錄》等著作行世。

附公案
當年他看玉琳國師語錄,認為有其師必有其徒。利用皇帝的權利找到玉琳國師的第六代孫天慧徹祖,並把他弄到京城。要他七天之內開悟,否則殺頭。七天后考功問天慧徹祖:“娘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是什麼?”天慧徹祖猶豫了一下樹起一拳。這一猶豫白雲萬里,雍正知道他未徹悟就要殺他。文武百官用性命力保才換來再打一個七的機會。他叫人每天給天慧徹祖送飯的時候還送去一把寶劍,告訴這是第幾天。

第二個七結束還是沒有開悟,雍正就要殺他和保他的文武百官。后宮知道也用性命力保,換來第三個七的機會。

第三個七要結束的頭一天他還是沒有開悟,因為這不光是自己的性命問題,還是幾百上千條性命的問題。急的他在禪堂裡瘋狂亂奔,碰到柱子,雖有所得但還是沒有徹悟。隨及提起寶劍要殺,但沒有成功。

第二天照樣考功。雍正還是問:“娘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是什麼?”天慧徹祖還是沒法回答。這時候雍正急了,說:“你問我!”天慧徹祖膽戰心驚問到:“娘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是什麼?”這時雍正樹起一拳,方使天慧徹祖桶底脫落。說了一個偈子:“拳頭不喚做拳頭,喚做行人眼內眸;一切聖賢如電拂,大千沙界海中漚。 ”

作者

發表時間


蕅益大師 靈峯宗論

習氣不除。無出生死分。然習氣熏染。非一朝一夕之故。不痛加錐拶。何由頓革。

須猛念身世無常。幻緣虛假。人道難生。佛乘難遇。失此不求度脫。千生萬劫何期。便將是非人我。體面界牆。身見慢幢。愛染情性。全體放下。不復躊躇。將如來出世要法。徹底承當。愛樂受持。精勤趨向。自然福慧增長。

日造深微。而出要無奇。正在平常日用閒。切不可離事覓理。舍粗求精。厭動求靜。喜順惡逆。或鑽他故紙。認指為月。或枯守蒲團。釘椿搖櫓。此近世禪講學人。膏肓痼疾。習氣最惡毒者。設不深自省察。力加尅除。愈趨愈下。無救無歸。

當知此輩。若劣有微福必作魔家眷屬。萬行若荒。直感三塗劇苦。吾人暗識相傳。長夜不曉。今得人身。不值正法。魔外充斥。無從問津。幸善根未絕。獲聞遺教。何容更悠悠視作等閒。生大慚愧。嘗膽臥薪。念便應決斷。想道不由別人也。

作者

發表時間

體光老和尚:

北宋年間,大慧宗杲禪師提倡參“念佛是誰”,為什麼呢?念佛的人多了。我們這個國家,好像人人都知道阿彌陀佛,小孩子都知道。

雖然是在這兒用功,假若這個戒持不住,所有的用功都不能成就。不要說多了,就是沙彌十戒都不容易守,沙彌十戒都守不好,還能守比丘戒呀?古人提出來,一粥一飯,那都是信施之膏,行人血汗哪!

這古代的出家人還管修廟呀?不修!如來在世,把這個修廟的責任,咐囑給了國王大臣、長者居士,和尚就是持戒坐禪,持戒坐禪才是出家人的本分。

我這幾天到外邊走了一圈子,哪個廟都是住人不多,房子那麼多,還要修房子,修得很考究,這些大寺廟都是嫌錢少啊,都在想辦法多弄錢,一個廟裡的當家、知客、方丈,都在搞這個。

古人說了,假若是方丈持戒坐禪的話,大家可能都會持戒坐禪,因為他是一寺的方丈,他是整個叢林下的依止師。現在這時候和以前可不一樣了,這人或是在社會上有點地位,有點權力,他能給大家辦點事,他就做了當家、方丈,大一點的寺廟有方丈,小一點的哪有啊?就是一個當家他就做主了。

本來這個出家人,有一個房子住,有一件衣服穿,有點飯吃,不要再搞了,你還搞什麼呢?你是乾什麼的?你是持戒坐禪的呀!那他為什麼還要無休無止地搞呢?就是因為他沒有持戒坐禪,只有持戒坐禪這個心才能定下來。不管怎樣,一個道場裡得有禪堂,你在禪堂裡坐坐,總能收一點心吧?總能減少一點狂心雜念吧?出家人僧裝、素食、孤身,你說這些寺廟裡男男女女混在一起,這是乾啥呢?想做什麼呢?

功夫用不上

有人說我這個功夫用不上,要按說,用功本來不難,你念個阿彌陀佛不就行了嗎?你非要弄個那些名名堂堂的干什麼?名名堂堂的都是你自己打自己的閒岔。

為什麼功夫用不上,就是這名名堂堂的太多了!綱領執事,大家只要有飯吃,有衣穿,有房子住就算了,這一粥一飯就是佛制啊!並不是說你是個當家,你是個方丈就可以隨便立一個規矩,你不怕墮地獄啊!

我走這一圈,看到這寺廟都是很好,很莊嚴,誰穿破衣服啊?沒有啊,穿得很漂亮,他也說他在那念佛,他也說他在那看經。我在相國寺住了幾天,他們很喜歡,有的人認得我,因為我在雲居山住了幾十年嘛。雲居山現在是比不上以前了,虛雲老和尚在的時候,那肯定要好些,因為老和尚有道德,人們都很喜歡跟著他,老和尚圓寂以後,那裡還有三十多個從雲門寺來的,現在大部分都沒有了,這人命無常嘛,誰還能活千年萬年哪?佛教要千年萬年!佛教是人民相信,佛教徒是人民,有人民就有佛教!

這個時代,都在搞這個,你說哪個廟裡不在搞錢哪?吃的住的都很考究了,還不算,好了還想再好,考究了還想再考究。我看了看哪,像青原山這樣的還少,沒有幾個。這青原山是不是也會變成他們那個樣子呢?我看也容易,說變就變了,這人心不長遠哪!

說是持戒坐禪,他為什麼不長遠呢?就是在持戒坐禪之中他沒得到好處。他為什麼得不到好處呢?就是他沒放下。他的貪嗔癡,好吃懶做,這個心太重了,他就得不到好處。

欲得佛法利益,得在恭敬中求

印光老法師說:“欲得佛法利益,就得在恭恭敬敬中求,不是隨隨便便,快快活活,端茶飲水之間就得到實際了,不是的。要吃得苦,耐得煩,受得委屈,作為佛門大器,得有志氣。”

我是個和尚,持戒坐禪是我的本分嘛。受了戒,就不要光看別人,你不守規矩我也不守規矩,那就弄糟糕了。你不持戒我要持戒,你不守規矩我要守規矩,我聽祖師的,我有主宰,有志氣,不跟著你流浪。持戒坐禪,方法不必求一致,你持咒,持咒也好;我念佛,念佛也行。這個時代不同了,禪堂裡邊允許念佛,但不要出聲,人家都在那裡靜坐,你出聲影響別人。念佛念到一心不亂,看話頭看到一念不生,有什麼區別呢?不要變動,只要有飯吃,有件衣服穿就行了,好好修行,大家六和僧在一起,都持戒,都修行,這就和合了。

我們這裡不管怎麼樣,還有幾個人堅持打坐,這是好事,不要變動。吃飯穿衣都有了,你只須把功夫用好。你念佛就行住坐臥都念佛;你看話頭,那你吃飯穿衣話頭都要在,你睡覺了,念佛的夢中要不忘念佛,看話頭的夢中也要話頭在,這樣你的煩惱妄想就少了,你的病苦也少了。

大部分害病都是吃東西引起來的 。古人說,比丘有病,以減食為良藥,不要吃這吃那的,你是個修行人嘛!要一心一意照顧好自己的功夫,人身難得呀,不要等來生了,你們年輕人,還有精神哪,趕快用功。

作者

發表時間

虛雲老和尚:

念佛的人,每每毀謗參禪;參禪的人,每每毀謗念佛。好像是死對頭,必欲對方死而後快,這個是佛門最堪悲嘆的惡現象。

俗語也有說:「家和萬事興,家衰口不停。」兄弟鬩牆,那得不受人家的恥笑和輕視呀。

參禪念佛等等法門,本來都是釋迦老子親口所說。道本無二,不過以眾生的夙因和根器各各不同,為應病與藥計,便方便說了許多法門來攝化群機。後來諸大師依教分宗,亦不過按當世所趨來對機說法而已。

如果就其性近者來修持,則那一門都是入道妙門,本沒有高下的分別。而且法法本來可以互通,圓融無礙的。譬如念佛到一心不亂,何嘗不是參禪;參禪參到能所雙亡,又何嘗不是念實相佛。

禪者,淨中之禪;淨者,禪中之淨。禪與淨,本相輔而行,奈何世人偏執,起門戶之見,自讚毀他,很像水火不相容,盡違背佛祖分宗​​別教的深意,且無意中犯了毀謗佛法,危害佛門的重罪,不是一件極可哀可愍的事嗎?

望我同仁,不論修持那一個法門的,都深體佛祖無諍之旨,勿再同室操戈,大家協力同心,挽救這只浪濤洶湧中的危舟吧。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