筠州黃檗運禪師示眾

發表時間

《禪關策進》(明 袾宏 輯)

預前若打不徹,臘月三十日到來,管取爾熱亂。有般外道,纔見人做工夫,便冷笑,猶有這箇在。我且問爾,忽然臨命終時,爾將何抵敵生死。須是閒時辦得下,忙時得用,多少省力。休待臨渴掘井,做手腳不迭。前路茫茫,胡鑽亂撞。苦哉,苦哉。

平日只學口頭三昧,說禪說道,呵佛罵祖,到這裏都用不著。只管瞞人,爭知今日自瞞了也。勸爾兄弟家,趁色力康健時,討取箇分曉。這些關[木+戾]子,甚是容易。自是爾不肯去下死志做工夫,只管道難了又難。若是丈夫漢,看箇公案。

僧問趙州,狗子還有佛性也無。州云,無。但二六時中,看箇無字,晝參夜參,行住坐臥,著衣吃飯處,屙屎放尿處,心心相顧,猛著精彩,守箇無字。日久歲深,打成一片,忽然心華頓發,悟佛祖之機。便不被天下老和尚舌頭瞞,便會開大口。達磨西來,無風起浪。世尊拈花,一場敗闕到這裏,說甚閻羅老子,千聖尚不奈爾何。不信道直有這般奇特。為甚如此。事怕有心人。

評曰,此後代提公案,看話頭之始也。然不必執定無字,或無字,或萬法,或須彌山,或死了燒了等,或參究念佛,隨守一則,以悟為期。所疑不同,悟則無二。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