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虛雲上座

發表時間


摘自戒塵法師《關中寐語》

光緒二十七年秋,法忍老人有赴終南之舉。先命月霞法師去營辦道場,餘與復成上座隨侍月公往終南。

適有虛雲上座在山結茅自居,因與之相談禪理,口若懸河,機語不讓。

虛曰:“汝此強辯,閻羅老子未放你在!孽鏡台前不怕人多口。須知古時人障輕,可重見處,不問工夫。故六祖雲:惟論見性,不論禪定解脫。今之人習染深厚,知見多端;縱有一知半解,皆識心邊事。須從真實功夫樸實用去,一日徹底掀翻,從死中得活,方為真實受用。縱得小小受用,生死之際,依然不能作主。縱悟門已入,智不入微,道難勝習,舍報之際,必為業牽,須以綿密功夫,坐斷微細妄想,歷境驗心,不隨境轉,一旦懸崖撒手,百尺竿頭,再進一步,方為自在人。此亦不過是小歇場,還有後事在。”

余曰:“我亦親近德公、修公、大老、赤山來,自謂道契無生,更有誰耶?”

虛曰:“汝所謂道契無生者,作么生契耶?”

余曰: “若人識得心原無念,則知生自妄生,滅自妄滅,生滅滅盡處,自契無生。”

虛曰:“此是古人的,如何是你的無生?”

餘無語。

虛曰:“汝乃學語之流,口頭禪而已,只騙瞎眼漢。不信你我同坐一時,始見真實功夫。”

虛一坐七日,餘則妄念波騰,加以八識田中有漏種子發現,到此全不得力,半日亦坐不住,自愧向來所學之禪不濟事。

待其起定而問之曰: “汝在定中,為有知耶?為無知耶?若有知者,不名為定;若言無知,自是枯定,所謂死水不藏龍。”

虛曰:“須知禪宗一法,原不以定為究竟,只求明悟心地。若是真疑現前,其心自靜。以疑情不斷故,不是無知;以無妄想故,不是有知。又雖無妄想之知,乃至針杪墮地皆知之,但以疑情力故,不起分別;雖不分別,以有疑情不斷故,不是枯定;雖不是枯定,乃是功用路途中事,非為究竟。又此七日,只是覺得一彈指頃;一落分別,便起定也。須以此疑情,疑至極處,一日因緣時至,打破疑團,摩著自家鼻孔,方為道契無生。”

(中爲戒塵法師)

余聞此,十分欽仰,因與為友,同作聯袂偈一首。

虛兄言:“孤身遊世兄弟無,暗悲獨自向外馳。”

餘和曰:“禪兄若欲有此念,相結蓮友睹吾師。”

發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