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説修道明心法要

發表時間


二祖慧可大師 略説修道明心法要

齊朝鄴中,沙門惠可,承達磨禪師後。其可禪師,俗姓姬,武牢人。年十四,遇達磨禪師遊化嵩洛,奉事六載。精究一乘,附於玄理,略説修道明心法要,真登佛果。

1.《楞伽經》雲:“牟尼寂靜觀,是則遠離生,是名為不取,今世後世淨。”十方諸佛,若有一人不因坐禪而成佛者,無有是處。

2.《十地經》雲:“眾生身中,有金剛佛性,猶如日輪,體明圓滿,廣大無邊,只為五陰重雲覆障,眾生不見。”若逢智風,飄蕩五陰,重雲滅盡,佛性圓照,煥然明淨。

《華嚴經》雲:“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。”亦如瓶內燈光,不能照外。亦如世間雲霧,八方俱起,天下陰暗,日光豈得明淨。日光不壞,只為雲霧覆障;一切眾生清淨之性亦復如是,只為攀緣妄念諸見,煩惱重雲,覆障聖道,不能顯了。若妄念不生,默然靜坐,大涅槃曰,自然明淨。俗書雲:“冰生於水而冰遏水,冰泮而水通;妄起於真而妄迷真,妄盡而真現。”即心海澄清,法身空淨也。

3.故學人依文字語言為道者,如風中燈,不能破暗,焰焰謝滅。若靜坐無事,如密室中燈,則能破暗,照物分明。若了心源清淨,一切願足,一切行滿,一切皆辦,不受後有。得此法身者,恆沙眾生莫過有一;億億劫中,時有一人與此相應耳。若精誠不內發,三世中縱值恆沙諸佛,無所為。是知眾生識心自度,佛不度眾生。佛若能度眾生,過去逢無量恆沙諸佛,何故我等不成佛?只是精誠不內發,口説得,心不得,終不免逐業受形。

故佛性猶如天下有日月,木中有火。人中有佛性,亦名佛性燈,亦名涅槃鏡。是故大涅槃鏡,明於日月,內外圓淨,無邊無際。猶如鍊金,金質滅盡,金性不壞;眾生生死相滅,法身不壞。亦如泥團壞,亦如波浪滅,水性不壞;眾生生死相滅,法身不壞。

4.坐禪有功,身中自證故。盡日餅尚未堪餐,説食焉能使飽?雖欲去其前塞,翻令後榍彌堅。

《華嚴經》雲:“譬如貧窮人,日夜數他寶,自無一錢分,多聞亦如是。”又讀者暫看,急須並卻;若不捨還,同文字學,則何異煎流水以求冰,煮沸湯而覓雪!是故諸佛説説,或説於不説。諸法實相中,無説無不説。解斯,舉一千從。

《法華經》雲:“非實非虛,非如非異。”

5.大師雲:“説此真法皆如實,與真幽理竟不殊。本迷摩尼謂瓦礫,豁能自覺是真珠。無明智慧等無異,當知萬法即皆如。愍此二見諸徒輩,申詞措筆作斯書。觀身與佛不差別,何須更覓彼無餘。”

6.又云:吾本發心時,截一臂,從初夜雪中立,直至三更,不覺雪過於膝,以求無上道。

7.《華嚴經》第七卷中説:“東方入正受,西方三昧起。於眼根中入正受,於色法中三昧起。示現色法不思議,一切天人莫能知。於色法中入正受,於眼起定念不亂。觀眼無生無自性,説空寂滅無所有。乃至耳鼻舌身意,亦復如是。

童子身入正受,於壯年身三昧起。壯年身入正受,於老年身三昧起。老年身入正受,於善女人三昧起。善女人入正受,於善男子三昧起。善男子入正受,於比丘尼身三昧起。比丘尼身入正受,於比丘身三昧起。比丘身入正受,於學無學三昧起。無學入正受,於緣覺身三昧起。緣覺身入正受,於如來身三昧起。毛孔中入正受,一切毛孔三昧起。一切毛孔入正受,一毛端頭三昧起。一毛端入正受,一切毛端三昧起。一切毛端入正受,一微塵中三昧起。一微塵中入正受,一切微塵三昧起。大海水入正受,於大盛火三昧起。”一身能作無量身,以無量身作一身。解斯,舉一千從,萬物皆然也——

〖註解〗

1.本文摘自《楞伽師資記》,見《大正藏》第八十五冊。
2.原文“是則遠離生”後面有“死”字。今據《楞伽經》卷一之原文“牟尼寂靜觀,是則遠離生,是名為不取,今世後世淨”,刪掉“死”字。
3.原為“淨坐”,現改為“靜坐”。下同。
4.泮:音pàn,溶解,消散。
5.恆沙眾生,一作“恆沙眾中”。
6.“仁”,同“人”。一本作“行”。
7.心不得,一作“心不能得”。
8.盡日餅:猶言終日説餅。
9.説食,一作“説食與人”。
10.榍:“楔”的異體字。
11.《華嚴經》卷五,原偈是:“譬如貧窮人,日夜數他寶。自無半錢分,多聞亦如是”。
12.並卻:拋棄、棄置、放下。
13.措,一作“投”。
14.此偈與《續高僧傳》卷十六“慧可傳”中所記,文字上略有不同:“備觀來意皆如實,真幽之理竟不殊。本迷摩尼謂瓦礫,豁然自覺是真珠。無明智慧等無異,當知萬法即皆如。愍此二見之徒輩,申辭措筆作斯書。觀身與佛不差別,何須更覓彼無餘。”
15.此處所引,非《華嚴經》卷七之原偈。正受,音譯作三摩缽底、三摩拔提。意譯等至、正定現前。遠離邪想而領受正所緣之境的狀態。亦即入定時,以定之力使身、心領受平等安和之相。又定心而離邪亂稱為“正”,無念無想而納法在心稱為“受”,猶如明鏡之無心現物。

發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