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光老和尚示衆

發表時間

禪堂里跑香,一個跟一個,不要亂跑,跑的時候這個功夫一定要在,你要是看話頭,跑香的時候,這一步也不能叫它丟了,要話頭在,跑香的目的就是用功啊,你光指着跑香,那可不是功夫,那個是調身的,也可以幫助用功,現在禪堂里提出來看話頭,又是「念佛是誰」,又是「拖死屍的是誰」,還又是「父母未生以前如何是我本來面目」,總在一起,目的是明心見性,看自己是符合用哪一個,這話頭不管用哪一個,只算是你想了生死、明心見性的一個開端,你指望它,那還不行,你這光念話頭那也不行,你要是念「念佛是誰」也不行。

是誰?拖死屍的是誰?念佛是誰?前面的那個字丟了可以,這個「誰」字不能丟,拖死屍的是誰,念佛是誰,這個「誰」不要丟。或者你念阿彌陀佛,你這個「佛」字不要丟,前面的那個「阿彌陀」丟了不要緊,這個「佛」字歷歷明明。你看話頭念佛是誰,「念佛」那個丟了不要緊,「是誰」不能丟,這個「誰」字現前,你要是有心執着它,這不對,你要沒有了,也不對,你要是執著這個念佛是誰,在這上面用心用意,執著「這個是誰」,著在「這個是誰」,那也不對,你要是不執著,也不對,這個叫什麼—-「有知無妄」,「知」是了了常知,雖然了了常知,但沒有妄想,這個樣子用功。
有人在禪堂打坐,心口又疼又脹,那是你執著了,你不執著就沒有。首先這個用功啊,要內無身心,外無世界,沒有執著,這樣前進。禪堂里這些規矩、這些法則要緊,免得人習氣毛病,可是你要執著了這些規矩法則,光在這些規矩法則上用心用意,你真實的功夫不在了,那你還是不行,要想弄一個確確實實,還不是一天兩天這麼簡單。最主要的,這個參禪的人哪,他哪個執著就不好辦,著啊!禪堂人首先要做到內無身心,外無世界,就跟經上所說,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要這個樣子來用自己的功夫。

進禪堂來跑香,要聽維那師傅招呼,要行則行,要坐則坐,不能亂跑,不能放開步伐就跟跑馬子一樣,那樣不行,這一步也不能錯過的跑,話頭時時現前,不住身心世界,話頭時時刻刻、踏踏實實的在,行不知行,坐不知坐,忘身忘體,到齋堂里吃飯,吃飯不知飯味,怎麼了?功夫得力了,功夫已經站住了,這個口吃這個飯,這個味道,它動不了正念!正念已經作了主,意識已經不分別了,這個樣子修行,不要說修多少年了,七天就得一個實際,要不然你用個試試嘛,你就忘身忘體的跑香坐香,出入往還,穿衣吃飯,睡覺這一切,你這話頭在,你看你能不能,不要說七天了,能弄一天嘛,你能在這個禪堂坐上一枝香不打妄想,不生心動念,一定會得一個實際!現在就是這煩惱妄想太多了,主要啊,還是沒有真實信心!

發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