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溪禪師

發表時間

問:法師所講大乘用功,與參話頭有何差別?
(南京法一和尚)

月溪禪師答:本無差別,如參念佛是誰,就先明白,念佛的念是從見聞覺知起來的,假如不起念,亦是見聞覺知,非是佛性,識取自己本來面目本來不起念,如如不動,念佛不念佛與此人了不相干,二六時中,向身內識取本來佛性,識來識去,因緣時至,囫的一聲,無始無明一破,豁然貫通。

如參本來面目在那裡,宜先明白,起念是見聞覺知,不起念亦是見聞覺知,空無所有是無始無明,本來面目如如不動,向無始無明識取,識來識去,因緣時至,囫的一聲,無始無明一破,豁然貫通。

如參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,宜先明白,所謂萬念從見聞覺知起,三界唯心,萬法唯識,心指見聞覺知,識指認識;本來面目如如不動,亦不起念;見聞覺知,將萬念歸一念,向無始無明識取本來面目,識來識去,時機一到,囫的一聲,豁然貫通。

如參父母未生前,如何是本來面目,宜先明白,父母未生以前是中陰身,一念不覺入母胎,父母未生以前非佛性,明白中陰身受生死,因未見佛性故,如何能見佛性?父母未生以前是中陰身,父母既生以後是見聞覺知的腦筋,明白本來面目,識取後,永久不入輪迴胎胞;此人應被無始無明窠臼遮障,我們就從無始無明識取,因緣時至,囫的一聲,無始無明一破,豁然貫通,本來面目即出現。

最上乘禪者,佛法在本來自性上說,本是無言無說、無佛可成、無眾生可度、無生死可了、無涅槃可證,但有言說,都無實義,故釋迦佛說法四十九年中,未曾說著一字,最上乘法是唯證與證乃能知之,是過來人的話,既證到後,宇宙山河、世間萬物,都在佛性光明之下,說一譬喻,未見性前,上明下暗,本來佛性譬如太陽,無始無明譬如烏雲,太陽本有光明不能發現,因被烏雲遮障,我們用功打破無明窠臼,譬如大風吹散烏雲,烏雲一散,太陽光明遍滿宇宙,充塞十方,太陽喻如佛性,宇宙萬物在佛性中,故古人云:什麼是佛?石頭瓦塊、露柱燈籠、翠竹黃花、青山綠水,無一不是佛性。

故釋迦牟尼佛於靈山會上拈花示眾,迦葉微笑,佛云:「吾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實相無相,微妙法門,不立文字,教外別傳,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。」最上乘法,如兩個同鄉人見面時所說鄉土風光,唯他二人如甜如蜜,旁人聽之如聾如啞,最上乘法,唯過來人與過來人所講乃知。

約於1933年游化至香港,初住西林。
1949年,南洋兄弟煙草公司主人簡玉階氏,將沙田火車站對面山上的私產「晦思園」贈給月溪,他初於此創辦了一所佛學院.後因風波解散.後來於此改建萬佛寺,法緣頗盛,皈依弟子數萬人。
月溪禪師於1965年在香港圓寂,世壽八十有六,法臘六十有七。

遺留著作有《金剛經講錄》、《圓覺經講錄》、《楞伽經講錄》、《維摩經講錄》、《心經講錄》、《佛教人生觀》、《佛法問答錄》、《大乘八宗修法》、《大乘絕對論》、《月溪語錄》、《參禪修法》等。

發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