持戒坐禪

發表時間

體光老和尚:

北宋年間,大慧宗杲禪師提倡參“念佛是誰”,為什麼呢?念佛的人多了。我們這個國家,好像人人都知道阿彌陀佛,小孩子都知道。

雖然是在這兒用功,假若這個戒持不住,所有的用功都不能成就。不要說多了,就是沙彌十戒都不容易守,沙彌十戒都守不好,還能守比丘戒呀?古人提出來,一粥一飯,那都是信施之膏,行人血汗哪!

這古代的出家人還管修廟呀?不修!如來在世,把這個修廟的責任,咐囑給了國王大臣、長者居士,和尚就是持戒坐禪,持戒坐禪才是出家人的本分。

我這幾天到外邊走了一圈子,哪個廟都是住人不多,房子那麼多,還要修房子,修得很考究,這些大寺廟都是嫌錢少啊,都在想辦法多弄錢,一個廟裡的當家、知客、方丈,都在搞這個。

古人說了,假若是方丈持戒坐禪的話,大家可能都會持戒坐禪,因為他是一寺的方丈,他是整個叢林下的依止師。現在這時候和以前可不一樣了,這人或是在社會上有點地位,有點權力,他能給大家辦點事,他就做了當家、方丈,大一點的寺廟有方丈,小一點的哪有啊?就是一個當家他就做主了。

本來這個出家人,有一個房子住,有一件衣服穿,有點飯吃,不要再搞了,你還搞什麼呢?你是乾什麼的?你是持戒坐禪的呀!那他為什麼還要無休無止地搞呢?就是因為他沒有持戒坐禪,只有持戒坐禪這個心才能定下來。不管怎樣,一個道場裡得有禪堂,你在禪堂裡坐坐,總能收一點心吧?總能減少一點狂心雜念吧?出家人僧裝、素食、孤身,你說這些寺廟裡男男女女混在一起,這是乾啥呢?想做什麼呢?

功夫用不上

有人說我這個功夫用不上,要按說,用功本來不難,你念個阿彌陀佛不就行了嗎?你非要弄個那些名名堂堂的干什麼?名名堂堂的都是你自己打自己的閒岔。

為什麼功夫用不上,就是這名名堂堂的太多了!綱領執事,大家只要有飯吃,有衣穿,有房子住就算了,這一粥一飯就是佛制啊!並不是說你是個當家,你是個方丈就可以隨便立一個規矩,你不怕墮地獄啊!

我走這一圈,看到這寺廟都是很好,很莊嚴,誰穿破衣服啊?沒有啊,穿得很漂亮,他也說他在那念佛,他也說他在那看經。我在相國寺住了幾天,他們很喜歡,有的人認得我,因為我在雲居山住了幾十年嘛。雲居山現在是比不上以前了,虛雲老和尚在的時候,那肯定要好些,因為老和尚有道德,人們都很喜歡跟著他,老和尚圓寂以後,那裡還有三十多個從雲門寺來的,現在大部分都沒有了,這人命無常嘛,誰還能活千年萬年哪?佛教要千年萬年!佛教是人民相信,佛教徒是人民,有人民就有佛教!

這個時代,都在搞這個,你說哪個廟裡不在搞錢哪?吃的住的都很考究了,還不算,好了還想再好,考究了還想再考究。我看了看哪,像青原山這樣的還少,沒有幾個。這青原山是不是也會變成他們那個樣子呢?我看也容易,說變就變了,這人心不長遠哪!

說是持戒坐禪,他為什麼不長遠呢?就是在持戒坐禪之中他沒得到好處。他為什麼得不到好處呢?就是他沒放下。他的貪嗔癡,好吃懶做,這個心太重了,他就得不到好處。

欲得佛法利益,得在恭敬中求

印光老法師說:“欲得佛法利益,就得在恭恭敬敬中求,不是隨隨便便,快快活活,端茶飲水之間就得到實際了,不是的。要吃得苦,耐得煩,受得委屈,作為佛門大器,得有志氣。”

我是個和尚,持戒坐禪是我的本分嘛。受了戒,就不要光看別人,你不守規矩我也不守規矩,那就弄糟糕了。你不持戒我要持戒,你不守規矩我要守規矩,我聽祖師的,我有主宰,有志氣,不跟著你流浪。持戒坐禪,方法不必求一致,你持咒,持咒也好;我念佛,念佛也行。這個時代不同了,禪堂裡邊允許念佛,但不要出聲,人家都在那裡靜坐,你出聲影響別人。念佛念到一心不亂,看話頭看到一念不生,有什麼區別呢?不要變動,只要有飯吃,有件衣服穿就行了,好好修行,大家六和僧在一起,都持戒,都修行,這就和合了。

我們這裡不管怎麼樣,還有幾個人堅持打坐,這是好事,不要變動。吃飯穿衣都有了,你只須把功夫用好。你念佛就行住坐臥都念佛;你看話頭,那你吃飯穿衣話頭都要在,你睡覺了,念佛的夢中要不忘念佛,看話頭的夢中也要話頭在,這樣你的煩惱妄想就少了,你的病苦也少了。

大部分害病都是吃東西引起來的 。古人說,比丘有病,以減食為良藥,不要吃這吃那的,你是個修行人嘛!要一心一意照顧好自己的功夫,人身難得呀,不要等來生了,你們年輕人,還有精神哪,趕快用功。

發佈